中文域名: 上海市奉贤区弘文学校.公益
【陈夏】尊重孩子 读懂孩子

种庄稼的人们都知道,什么时候播种,什么时候浇水,什么时候施肥,什么时候收割。植物的生长有其内在的规律,我们需要按照其生长规律给它创设良好的环境和氛围,才能保障庄稼的茁壮成长。

育人其实也是如此。只不过人的生长规律比庄稼要复杂,不仅要关注孩子生理发育的规律,更要研究其心理成长的规律,而且需要将两者结合起来来思考。只有当我们读懂了孩子的身心发育的特点和规律之后,才有可能给予正确的养育。奥贝尔的《读懂孩子:学生心理学手册》一书,就是一本帮助我们了解孩子、读懂孩子的好作品。

众所周知,教育孩子,就是传授给他在社会上生存所需要的或将要需要的手段,是情感的、教育的、文化的引导。而学校文化教育传递,是每位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无可避免会接触到的。然而,这一形式在时间上受到学校时间表限制,可以采用的教学方式也有限,课程时间长短固定,特别是要面对众多的听课者。在这种情形下,教师期望尽可能多的学生听课,并在有限的时间内让他们接收尽可能多的信息,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,要实现这一期望需要哪些条件?权威,就是其中之一。

那么,教师的权威从何而来呢?在我刚成为新教师的那一年,由于与学生年龄相近,心中也认为“想要做一位好教师,先要与学生打好关系”,因此经常走到学生当中,希望与学生打成一片。但是后来我却发现,在处理一些问题时,严肃性大打折扣,即使自己秉公办理了,也容易在学生中引起非议,存在不服气的学生。学生的管理工作明显让我力不从心。我明白,我做错了。那么,反其道而行,刻意与学生保持悬殊的距离又怎么样呢?同样也是不利于指导和培养学生的。

奥贝尔认为,理想的权威应该是“自然性”的,即“自然而然地”、不需要使用武力就能命令、降服他人的人。一切仿佛就是这样:对于拥有权威的人来说,其他人“自发地”服从他,甚至还带有些许的愉快……我后来也观察过其他老师,发现他们都具有这样的“自然性”权威。只要一个眼神,嘈杂的课堂便趋于安静;一个简单的指示,学生便心甘情愿去实行。为什么,为什么“自然性”权威有这么大的魔力?因为它最大的特点是能够使人安心。在课堂上,是老师给孩子们带来了精神上的安全感。他让孩子们觉得安全,他的言行使学生感到了信任。学生认为他是值得依靠的,就会放心地把自己交给老师。

那么,如何构建学生的安全感?我认为可以从以下三点去做:

一、 尊重孩子人格

    讲台不是上下尊卑的界线,学生有他们自己的人格。他们也渴望得到老师的理解和尊重,希望得到老师的肯定和赞许。老师若能尊重他们的建议和意见,理解他们的思想。那么师生之间的距离就能拉近,学生就会明白、理解和接受老师的教育思想,体会到老师对他们的关心和爱护。如此,给学生留下自由的空间和时间,获得发展的主动权,让他们用自己的双手来描绘他们的未来。在班上我提倡民主,广开言路,鼓励学生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,做自己的主人。

二、 真诚平等

     教师和学生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心灵的接触,而学生的心灵又是极其娇嫩、脆弱和敏感的,尤其是自律性差的学生,我们更不能去伤害他。在平时的教学中,我经常与学生谈心,了解学生的生活,天气变冷时提醒学生添加衣服,了解学生学习中存在的问题,及时给学生以关心、帮助、鼓励和启迪,培养学生学习的自信心,把爱公平地分给每个学生正如魏书生所说:“人心与人心之间,像高山与高山之间一样,你呼喊什么,就会得到什么。”我们真诚地对待学生,用信心和关爱去点燃学生心中的希望,不失时机地消除学生的心理障碍,这样,学生便会信任你喜欢你。

三、 改说教式为引导式

     书中举了一个这样的例子。如果孩子打了同学,我们就说他“坏”,这是没有任何教育意义的。这个“坏”字有什么用?对他说“你希望同学们也这样对你吗?下次别这样做了”或者“你打他,就伤害了他”或“看,你弄疼他了”,则更有意义。通过这些思考,我们让孩子学会考虑他人,明白什么是不能做的,知道疼痛的概念。指责他“坏”并不能教给他什么。相反,这会反过来给他造成伤害,后果只能是这种不当行为仍然继续。另外,如果重复说这样的话,孩子就会认为自己就是这样的人,放任自己。这便是皮格马利翁效应:“你说或你认为我是什么人,我就是/将成为那样的人。”正确的、合理的评价将有利于孩子的进步,也会给别的孩子起到积极的模范作用。

教育不是高高在上,而是陪伴。说到底,想要读懂孩子,还是要走进孩子的内心,了解孩子的想法,解读他们的感受。在以后的工作中,我要试着从学生的角度考虑问题,用“学生的眼光” 看待,用“学生的情感” 体验,用真挚的爱心换来孩子纯真的笑容,以积极的期望促进孩子全面的发展。

审核: 超级管理员

录入: 平萍

时间: 2017年10月31日

浏览: 2686

推一把28推百度